[所有的投資都是講故事:先信的人賺錢,后信的人買單] 哪里可以講故事賺錢

發布時間:2019-06-17 01:32:43   來源:博客    點擊:   
字號:

原標題:所有的投資都是講故事:先信的人賺錢,后信的人買單

作者:戴老板

來源:飯統戴老板(ID:worldofboss)

世界經濟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謊言的連續劇。要獲得財富,做法就是認清其假象,投入其中,然后在假象被公眾認識之前退出游戲。
——索羅斯

Christopher Nolan所拍的電影,大都跟精密復雜的思維游戲有關。其中立意最為新穎的一部,當屬《Inception》(盜夢空間)。電影中,諾蘭為觀眾引入了一個由夢境和現實交錯混雜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中,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進行了一項現實中無法想象的任務:通過進入到對方的夢境,為一個人植入一個想法,并使他堅信。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Dominick Cobb(小李)建立了一個團隊,這些人來自全球各個角落,但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的領域,他們的角色劃分如下:

  • Pointman 前哨者
  • Extractor 盜夢者
  • Architect 筑夢師
  • Forger 偽裝者
  • Chemist 藥劑師
  • Overseer 觀光者

這幫人密切合作,只為完成一個任務—通過對一位年輕億萬富翁植入一個信念,讓他打心底里堅信:解散父親留給他的商業帝國,是個好主意。整個植入意念的過程,分為下面幾個步驟和過程:

  • 設計一些場景(Architect"s rule)
  • 利用一些工具(Chemist"s rule)
  • 講述一個故事(Forger"s rule)
  • 解除一些防備(Pointmen"s rule)
  • 植入一個想法(Extractor"s rule)
  • 堅定一個信念(Overseer"s goal)

團隊設計了一個動情的父子和解的故事,在巧妙的場景中,團隊人員和目標一起深入四層夢境,最終讓年輕的億萬富翁堅定了一個念頭:父親想讓我解散龐大的商業帝國,走自己的路,而不是追隨他的腳步和影子。至此,任務圓滿完成。

我們將整部《盜夢空間》的主題濃縮成一句話:如何讓一個人從懷疑到堅信。電影中設計的場景也好,故事也罷,最后都準確的擊中了目標的薄弱環節,攻破了他的心理防線,最終讓他“自發地”產生了一個信念,這并將其牢牢地釘在了他的意識中。

從排斥,到懷疑,再到接受,最后到堅信,這種個體認知的演變過程,是否可以推及到一個群體上去呢?一個民族呢?一個國家呢?

1

2014年8月下旬,上海炎熱躁動,我來到陸家嘴一幢叫做東亞銀行大廈的樓里面試。這是一家既低調又高調的公司,長期籠罩著神秘的面紗。時間約在中午12點半到1點,我被帶進門口的小會議室坐定,一會兒進來了兩個人,其中一位面無表情,神色冷漠,一年多之后,他的一張穿白大褂的照片傳遍了網絡。

簡單介紹完后,很快給定題目:推薦三個公司,闡述個股邏輯,每個五分鐘。我戰戰兢兢地選了兩個TMT行業的公司,都是深入研究過基本面的,行業團隊業績增速逐一闡述。第二個公司快講完時,我突然發現,對面仍然是毫無表情,甚至沒有表現出一絲興趣。

感覺不妙的我,橫下心來,放棄了最后一個基本面扎實的公司,選了一個“一D一LU”的標的。我口干舌燥,嗓音沙啞,但講清楚了三個理由:①這是老大的決策,人日和DRC目前正在吹風 ②現在沒多少人信,但以后會很多人相信 ③你拉幾個漲停板后,可以把他們賣給那些被陽線“說服”的人。

對面的男人被這種講法激起了興趣,揚了一下眉毛,并抬起了眼皮。我本以為他會發問,結果他卻抱起電腦,片言不發,疾步走出了會議室,留下了一臉錯愕的我。旁邊的w總連忙解釋,說現在已經一點鐘了,x總在開盤時間是一定要待在交易室的,面試到此結束。我連忙告辭下樓,還沒走到地鐵站,就收到了錄用通知。

此后的一系列事情略過不表。但“一D一LU”這個主題的走勢,卻跟我那三句話描述的差不多:越來越多的人信,后信的人來接盤先信的人,全部人入場后崩盤。這個2013年底就提出來的概念,誕生時被嘲諷和看衰的多,但到了我面試的8月份,中交建中鐵建中電建開始明顯走強。10月份,隨著高層的不斷表態和一系列的國際會議的舉辦, “一D一LU戰略能夠解決中國經濟中存在的兩個過剩問題"的這個理念,開始深入部分投資者的人心,坊間甚至傳出所謂的中國版馬歇爾計劃。

10月底,亞投行設立開始將掀起板塊的行情高潮,中工國際、中鐵二局,中冠A等二梯隊股票開始追隨龍頭股。2015年開啟大牛市,散戶投資者瘋狂涌入南北車,把中國中車的市值拉到了萬億規模,交易性游資抓住機會大進大出,賺的盆缽滿盈。到了2015年4月份,我乘坐高鐵出差,旁邊緊挨著的大叔,唾沫橫飛地跟他老婆洗腦中車的全球夢。于是,行情演繹到此結束。

大眾對某件事物,從拒絕到認同,從質疑到接受,從推卻到狂熱,就是一個簡單的“意識植入”的過程,只不過植入的對象,從個人變成了群體。“一D一LU”是如此,“互聯網金融”是如此,A股盛行的各類概念和主題也是如此。

George Soros有一段話(不可考),在這里比較應景:“只有掌握住群眾的本能才能控制市場,即必須了解群眾將在何時、以何種方式聚在某一種股票、貨幣或商品周圍,投資者才有成功的可能。”索羅斯講的這種方法,本質上就是把握“從拒絕到認同”這個過程的方法。

我們需要找一個模型來描述這種投資行為,正如芒格推崇的跨學科的思維模型框架那樣,這種模型應該出自能夠分析大眾心理過程的社會學科。我們借鑒的方向是:傳播學。

2

Malcolm Gladwell在《引爆點-如何制造流行》一書中,提出了“個別人法則”,試圖將引爆大眾流行潮流的背后力量做一個劃分。他提出了三種不同的角色:聯系員、內行和推銷員。這三種角色,對于推動一個潮流從冷門到流行,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資本市場熱門主題的傳播,其實就是大眾潮流誕生的微縮和變種。我們也參照Gladwell的方式,試著將推動大主題的力量做一個分類,借用名畫《自由引導人民》,他們分別如下圖所示。

建瓴者:高屋建瓴,開啟趨勢
先驅者:發現價值,率先買入
推銷員:傳播信息,擴散邏輯
定價者:拉開高度,定義體系
跟隨者:謀定緩動,后發而至
圍觀者:視如陌路,永不參與

建瓴者:以高屋建瓴的方式開啟一個趨勢,例如政治局之于一D一LU,國務院之于互聯網+,資產荒對于險資舉牌,工信部發改委科技部之于新能源汽車。該角色可以是人,也可以是事件,往往從宏觀上對主題進行總覽,定義主題的性質和意義。主題的關鍵時間節點的催化劑,往往都是由建瓴者引導。

先驅者:早期發現價值的投資者,率先買入的early adopter,主題第一批參與資金。在主題的演繹過程中,早期先驅者,尤其是重要市場人物的買入,會對主題的擴散具有重要的意義,例如李錄之于比亞迪,安邦之于險資舉牌。類似消費產品GoPro,其在美國的流行也都是從部分極限運動愛好者開始,他們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巴菲特、王傳福和李錄合影

推銷員:將主題或產業趨勢清晰的講述給市場、將每一級催化劑迅速傳遞給市場的一類人。他們會自覺或不自覺地,擔負了說服更多市場參與者入場的任務。券商分析師、媒體、財經大v、行業人士等都會扮演此類角色,例如90年代末互聯網行情中Mary Meeker,互聯網金融主題中的計算機行業分析師。他們一步一步地解除群眾的防備,打消群眾的質疑,在大眾“由懷疑到堅信”的過程中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

定價者:拉開主題價格高度,定義方法論或估值方式的某類股票。例如東方財富(最高1900億市值)之于互聯網金融,萬達信息(最高800億市值,2億利潤)之于醫療信息化,上海鋼聯之于供應鏈金融,三大建之于一D一LU。他們不但拉開了股價高度,還定義了估值體系,為二線品種的上漲打開空間。

跟隨者:謀定緩動,后發而至的公司或投資者。定義為跟隨者的公司,是指在主題中處于二線梯隊的選手,他們的上漲空間嚴重依賴于定價者;定義為跟隨者的投資者,是指那些雖然沒有在早期入場,但逐漸認同該主題、趨勢或者投資理念的人,參與時間點靠后,如400元以后上車的茅臺投資者。

圍觀者:不認同該主題或產業趨勢,在最后階段參與,或者永遠不參與的投資者。例如巴菲特之于互聯網公司,部分投資機構之于創業板。但證券市場的特殊性在于,大部分的主題只需要部分人認同即可,并非所有人最后都要裹挾其中,有一部分人永不入場,并不意味著該主題還沒走到盡頭。

上述的各類角色,在主題的演繹過程中各司其職:

1. 建瓴者定義主題,開啟趨勢;

2. 先驅者嘗試買入;

3. 定價者開始脫穎而出,吸引市場目光;

4. 推銷員開始梳理邏輯,并傳達給市場;

5.跟隨者開始覺醒并買入,二線品種開始跟隨定價者上漲;

6. 圍觀者在此過程中觀察,最后入場或者永不參與。市場上每一個人物或者事件,都會在這個分工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這些分成6類角色的力量密切配合,在他們的推動下,一個主題會經歷了萌芽、預熱、擴散、狂熱和終結的全過程。但問題隨之而來:即使各路力量湊齊,一個主題仍然有可能無法走完全過程,在某個節點上戛然而止,給參與者帶來慘重的損失。

換句話說,如何避免遇到《穹頂之下》播出后的環保股,或者遭遇到雄安殲滅戰,即如何挑選出一個“可參與”的主題,規避一個“不可參與”的主題,是我們下面要探討的問題。

3

時代:主題的爆發一定符合時代的潮流。這句話其實很清楚,有感悟的朋友一看就懂。下面講述一個“時代塑造潮流”的故事,不感興趣的朋友可以略過。

下面有兩幅染發劑廣告,左邊的是伊卡璐在上個世紀50年代推出的染發劑Nice"n Easy的廣告,廣告詞為“Does she or doesn’t she?”(她到底有沒有染頭發?),主筆人為Shirley Polykoff ;右邊為歐萊雅在70年代的染發劑的廣告,廣告詞為“Because you’re worth it !”(你值得擁有),主筆人為Ilon Specht。這兩句廣告,你能看出區別嗎?

伊卡璐在50年代推出染發劑,用的就是左圖的廣告。其廣告詞是一句旁白式的疑問句,是一種“別人的目光”的語境,多數海報都是母親(染發劑的消費者)跟孩子一起出鏡,符合了50年美國婦女聚焦家庭、在乎丈夫的看法、在社會中處于從屬地位的時代特征。這種定位,使伊卡璐的產品在女性中特別受歡迎,產品獲得成功。

70年代,女性大量進入職場,女權運動興起,而歐萊雅這時也推出了染發劑品牌Preference,向行業老大伊卡璐發起挑戰。歐萊雅的廣告詞,更能展現女性的自我,也反映了女性逐步增強的自信。隨著美國女性地位的逐步提升,歐萊雅的廣告更能代表時代特征,經過十幾年的市場對壘,歐萊雅逐步超越了伊卡璐,成為染發劑的領導品牌。

這告訴我們:符合潮流的、代表未來趨勢的、刻著時代印記的主題才能夠激起群眾的渴望。

鮮明:邏輯簡單的標簽有利于大眾的傳播。邏輯簡單對于普羅大眾的接受非常關鍵,七拐八拐的邏輯,連專業的基金經理聽著都麻煩,從傳播的角度上一定走不遠。好的主題,一定有鮮明的特色,“朗朗上口”,群眾喜聞樂見。

以前我去朋友公司講海能達的投資邏輯,七講八講容易把人侃暈,但只要祭出那句“海能達會復制華為的出海路徑”,然后對方就會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同樣,現在很多人推薦中芯國際,用京東方的路徑來推演也是屢試不爽。

所以好的主題和它們的龍頭股,往往也具有邏輯簡單的鮮明標簽,就像“一D一LU”和中國中車,你對著大爺大媽講地緣政治邏輯,人家聽了會睡著,你講“中國高鐵會占領全球”,一下子就聽懂了。

梯隊:多層次梯隊帶來的強大攻擊力。以前兩軍對壘,都要建立一梯隊二梯隊預備隊,形成多層次的攻擊組合,才能使戰斗力連綿不絕。好的主題也應該具有多層次的梯隊,龍頭股、二線股和三線股,依次展開,對于大資金來說,具有重要的意義,也是錯過了第一波后反敗為勝的關鍵。

以新能源汽車為例,其梯隊就十分豐富,從整車、電機、電池到上游的鋰資源,梯隊完整。而在每一次炒新能源汽車板塊時,擔任龍頭的細分板塊均各不相同,比如上一波炒電池,這一波就炒鋰礦資源,這種切換往往具有深刻的邏輯。投資者如果抓住了梯隊之間的轉換,就能取得非常可觀的收益。

頻率:好的主題需要連貫的信息刺激。事件,在主題的演繹過程,扮演者催化劑和助燃劑的作用。一個宏大的主題,事件或者信息絕對不會只有一個或少數個,而會是一連串。我們將信息刺激簡單的分成4中:前低后高,隨機脈沖,規律型以及前高后低,不同的刺激類型帶來不同的投資方式。在介入一個主題之前,一定要未來6-3年之內的信息刺激有一個大體勾畫。

以上就是四個關鍵點:時代、鮮明、梯隊和頻率。結合四個維度,你會更好的判斷一個主題的“可參與度”。感興趣的朋友,不妨再把“半導體芯片”這個主題的四個關鍵點給梳理一下,哪個關鍵點強,哪個關鍵點弱,會一目了然。

4

最后,可能會有朋友問:我只研究基本面,為何要來了解主題投資呢?高大上的理由有很多,比如補足團隊能力的短板、對A股市場行為特征的適應、讓你搞清為啥漲為啥跌、blablabla等,但在這里,我想用貼在上篇開頭的那張圖,即著名戰地記者James Nachtwey的一張照片來回答:

版權屬于原作者,來源于網絡論壇,本文收錄于期樂會交易員資料包(ID:qlhclub)由期樂會編輯整理,轉載請注明來源!

手机号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