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下調估值會怎樣 被基金公司下調估值至0港元,老牌手機酷派如何活下去?

發布時間:2019-06-17 01:30:41   來源:國際    點擊:   
字號:

原標題:被基金公司下調估值至0港元,老牌手機酷派如何活下去?

前言:

曾經位列“中華酷聯”(中興、華為、酷派和聯想四家公司)的酷派輝煌不再。

從2017年3月至今,酷派集團(02369-HK;簡稱:酷派)已停牌將近2年時間,停牌時股價為0.72港元/股,總市值為36.24億港元。

截至5月8日,酷派已刊發此前所有未刊發的財務業績,已向聯交所提交復牌建議并獲悉復牌建議正處于審核狀態,將繼續努力復牌。

為求生存,酷派或賣地、或縮減開支、或尋求外面資本支持,可謂做了一番努力。即便如此,市場對其似乎已失去信心。近日,易方達基金發布公告稱,自6月11日起,對旗下基金對持有“酷派集團”按照0.00港元/股進行估值。

市場頂層競爭固化下,酷派何去何從?

連續三年虧損

20世紀90年代,酷派創始人郭德英創辦宇龍通信,并靠生產BB機賺的“第一桶金”。2003年,公司開始轉向生產手機,由此酷派逐漸成為最早知名的手機品牌之一。

從業績來看,2012年至2014年,是酷派的發展高峰期,手機市場占有率曾一度達到國內前三,比肩當時的中興、華為、聯想。同時酷派還曾是全球第一個推出“雙卡雙待”的手機廠商,且在很早就推出了基于安卓系統的手機, 酷派N900這款產品還被業內評價為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智能手機。

然而好景不長,這樣的業績在2014年之后迅速迎來拐點,此后公司營收持續下降,并在2016年首次由盈轉虧。

2016年財報顯示,當期公司凈利潤虧損43.79億港元,同比減少288.4%。此后的2017年、2018兩年里,公司繼續虧損27.23億港元、4.1億港元,累計虧損額高達75億港元。

虧損之外,酷派的資產負債率也在不斷攀升。據東方財富網顯示,2015年酷派的資產負債率僅為48%,2016年達到了64%,2017年大幅升至83%,而截止2018年末,酷派的資產負債率為86.7%。

嚴重依賴運營商

有分析認為,酷派的衰敗與其過于依賴運營商有關。

要知道,3G時代來臨之初,與之相接合的3G手機極度缺乏,而移動、電信、聯通三大運營商為加速搶占市場份額,紛紛采用了加大對手機制造商補貼力度的措施,大量購進3G手機,當時最火的活動就是存話費贈手機。

借此機遇,酷派開始加大研發投入,每年要向市場推出幾十款低端Android系統手機,加上背靠運營商,酷派獲得了大量訂單,但這種疲于奔命式的研發,導致的結果就是很難精工細作,在難有爆款產品的情況下,酷派的手機根本賣不出高價錢。

在某著名電商平臺搜酷派手機,價格按照從高到低排列,最貴的一款也超不過2000元,更有很多型號的酷派手機,連1000元售價都不到。

而到了2014年,酷派這種靠運營商補貼的日子難以為繼,當時國資委要求運營商削減20%營銷補貼,并且3年內連續降低。

由此,對運營商依賴已久的酷派,缺乏線下實體店渠道、缺乏線上電商渠道、缺乏核心技術等諸多問題開始悉數浮出水面。

深受樂視拖累

日漸頹勢之下,酷派走上了與互聯網公司的合作之路。

2014年年底,奇虎360向酷派投資4.09億美元成立合資公司奇酷,生產互聯網手機,奇虎360持有該合資公司45%的股權。

但就在市場普遍認為360和酷派這樣的“強強聯合”或將改變中國智能手機行業的格局時,2015年樂視宣布耗資21.8億元入股酷派,占股18%,成為酷派第二大股東,讓這本來看起來非常甜蜜的“奇酷”組合,關系降至冰點,從此兩家開始了“口水仗”,最終奇酷歸屬給了360公司,也改名成了360手機,酷派和360的聯盟就此破裂。

2016年6月17日,樂視再次出資10.47億港元,購入酷派股份,持股比例達到28.90%,成為單一控股股東。

樂視的入股,給了酷派無限的遐想空間,但這一美夢很快便破滅。2016年11月6日, 賈躍亭發表內部公開信,正式承認樂視資金鏈緊張。

受此影響,當時酷派股價一度暴跌17.56%,而后在樂視虧本清倉酷派股權后,兩者的合作徹底終結,但樂視的危機已然讓酷派成為受害者。

樂視給酷派帶來的不只是管理混亂,還使其在銀行貸款方面變得艱難。酷派相關負責人曾表示,因為跟樂視的關系,2017年銀行對酷派只還不貸。2017年以來,酷派集團先后被多家銀行起訴,追討資金合計2.4億元。酷派甚至無法湊齊Cool M7預計50萬臺出貨量的物料和供應鏈資金。

酷派何去何從?

畢竟,過去已成歷史,當下酷派更該思考的問題是如何活下去。

4月25日,酷派集團發布公告稱,該公司的全資附屬公司西安酷派通信設備有限公司,將西安一地塊的土地使用權及地上在建工程賣給西安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土地儲備中心,作價人民幣2.36億元。

消息一出,外界就把酷派此舉視為“賣地求生”。

對此,酷派在相關公告中也不做否認,表示預期出售事項為本公司帶來人民幣5254萬元的收益凈額,將用作集團品牌在海外,尤其是為美國市場的可持續推廣及新技術的持續投入提供營運資金。

數據顯示,2018年美國市場占酷派整體出貨份額的46.15%,其次才是中國大陸市場,占比36.56%,排名第三的市場是印度,占比8.98%。

有業內人士指出,酷派幾乎已經放棄了中國和印度等市場,90%的手機產銷量都來自美國,因為美國手機市場是運營商主導的,一般都是簽約套餐配手機,這點可能比較符合酷派的胃口。

可見,酷派對美國市場寄托了很大希望,但仍將跟運營商的合作作為最主要的市場銷售渠道。

公司在2018年年報中披露,公司2018年國內市場銷售智能手機的收益錄得減少,但其繼續與本地運營商及彼等之銷售及分銷渠道維系穩固合作關系,將于2018年持續在運營商渠道推出低端智能手機,以協調彼等多樣化的合同布局。

縱觀近幾年智能手機市場的競爭格局,無論是以蘋果、三星為代表的國外大廠商,還是國內手機巨頭華為、小米、OPPO、vivo,無一不在緊追時代需求,加快產品更新迭代。而酷派還在走捆綁運營商、深耕低端市場的老路,這樣的自救方式有待時間考證。

作者:馮雨瑤

編輯:李雨謙

手机号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