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銀被吊銷香港IPO保薦牌照一年:對內地業務無影響]樂刷牌照被吊銷

發布時間:2019-03-15 00:52:40   來源:創投    點擊:   
字號:

原標題:瑞銀被吊銷香港IPO保薦牌照一年:對內地業務無影響

UBS 東方IC 資料

香港證監會對瑞銀集團及瑞銀證券香港有限公司(瑞銀證券香港)(統稱為UBS)作出譴責,并處以罰款3.75億港元,亦局部暫時吊銷瑞銀證券香港有限公司(瑞銀證券香港)就機構融資提供意見的牌照,為期一年,令瑞銀證券香港有限公司(瑞銀證券香港)不得為任何證券在港交所的上市申請擔任保薦人。

根據3月14日香港證監會發布的信息,UBS在擔任三宗上市申請的其中一名聯席保薦人時沒有履行其應盡的責任,這三宗上市申請分別為中國森林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森林”)、天合化工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合”)及另外一家公司。

香港證監會亦暫時吊銷岑天(男)的牌照,為期兩年,由2019年3月14日起至2021年3月13日止,原因是他在負責監督中國森林的上市申請的執行工作時,沒有履行其作為保薦人主要人員的監督職責。

香港證監會行政總裁歐達禮先生(Mr Ashley Alder)說:“這些執法行動所針對的是保薦人缺失,尤其是保薦人在進行首次公開招股的盡職審查時所犯的缺失。執法行動的結果顯示香港證監會高度重視保薦人的高操守標準,因為這樣才能保障廣大投資者和維持香港金融市場的廉潔穩健及聲譽。有關的執法行動向市場傳達強烈而清晰的訊息,就是我們會毫不猶疑地就失職保薦人所犯的失當行為追究它們的責任。”

對此,瑞銀發言人說:“瑞銀已獲知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的調查結果。這些與我們香港IPO保薦牌照相關的遺留問題得以解決。我們將繼續為香港客戶提供服務。該事件對瑞銀中國內地的業務沒有影響。”

具體來看,香港證監會認為,UBS沒有就中國森林業務的多個核心范疇,作出合理盡職審查。

1.沒有核實中國森林的森林資產是否存在。

根據中國森林的2009年招股章程,該公司及其附屬公司(中國森林集團)乃人工森林營運商,其主要業務為森林管理及可持續發展,以及采伐及銷售原木,并在中國內地云南省及四川省擁有約171780公頃的森林。

UBS大約在2009年5月/6月成為中國森林上市申請的其中一名聯席保薦人。然而,UBS在成為保薦人后,沒有對中國森林集團的森林進行任何實地考察。雖然UBS聲稱在2008年以時任聯席賬簿管理人的身分,于中國森林集團位于四川省及云南省的森林進行了實地考察,但未能提供任何考察紀錄或識別出有關考察的確切位置。

UBS聲稱包括律師及森林專家在內的其他專業人士參與了部分的實地考察工作。然而,他們均沒有接獲指示核實中國森林集團于招股章程所披露的森林是否存在。

此外,盡管中國森林集團在2008年收購了位于云南省的150000公頃的森林(占其森林資產逾90%),但沒有證據顯示UBS曾視察中國森林集團位于云南省的森林,或委讬其他機構就云南省于2009年7月9日發生的黎克特制6.0級地震對該等森林資產所造成的影響進行評估。

2.沒有核實中國森林集團的林權。

根據招股章程,中國森林集團對其森林的法律權利由相關的林權證所證明。雖然UBS聲稱已審視有關證書的正本,但它沒有識別出多個看似不尋常及理應作進一步查詢的情況(例如,招股章程所披露的森林名稱與相關證書所載的名稱不符)。

UBS亦聲稱其中國內地律師已核實和檢查有關證書。然而,此事并無反映在相關的法律意見中。事實上,有關法律意見列明其建基于假設中國森林所提供的文件屬真實及準確。

3.沒有核實中國森林遵守相關法律法規的情況。

UBS依賴中國森林向其提供的據稱由相關林業局簽發的確認書,確認中國森林的業務和伐木活動符合相關的中國內地森林法。然而,并無證據證明UBS已核實有關的確認書是否由相關林業局簽發,以及當中所記錄的資料是否準確。

4.對中國森林集團森林資產的受保范圍所作的盡職審查不足。

中國森林集團的森林資產是其業務運作的關鍵所在,故為該等資產投購充足的保險至為重要。UBS依賴中國森林提供的保險文件作為已投購有關保險的證據,而沒有獨立核實保險文件的真實性。

盡管UBS聲稱其交易小組成員和中國內地律師查核了保險文件,但卻并無識別出當中多個本應作出進一步查詢的問題(例如,保險文件內所載某些森林的位置與招股章程所披露的不符)。

5.對中國森林客戶的盡職審查不足。

在往績紀錄期的最后18個月內,按收益計算,中國森林有超過70%客戶位于云南省。UBS曾計劃與中國森林部分位于云南省的客戶進行面對面訪談,但其后因云南地震而決定將面對面訪談押后。UBS最終僅與有關客戶進行了電話訪談。

香港證監會發現,UBS按照中國森林提供的電話號碼致電有關客戶,而沒有對有關客戶進行任何背景調查,以核實它們的電話號碼及/或受訪者的身份。香港證監會亦發現,有關訪談的紀錄嚴重不足。

香港證監會亦發現,UBS在中國森林的上市申請中所犯的缺失,可歸因于岑天身為保薦人主要人員在履行其監督責任上疏忽職守所致。

此外,香港證監會的調查顯示,UBS作為天合上市申請的聯席保薦人之一,在天合上市申請中也犯了3項保薦人缺失。

1.天合介入盡職審查訪談。

UBS與十名天合客戶進行了訪談:其中六名以電話方式或在天合位于中國內地的錦州辦事處以面對面方式接受訪談,而其余客戶則在它們本身的處所接受訪談。

UBS沒有就安排有關訪談或確認訪談的模式及地點,直接與有關客戶聯絡。相反,采取主導的是天合,由其通知UBS哪些客戶未能出席面對面訪談,以及哪些客戶拒絕在其營業處所進行訪談。并無證據證明UBS曾采取任何步驟,向有關客戶查詢為何不答應在其辦事處接受訪談。

2.沒有處理訪談中出現的預警跡象。

UBS最初曾要求與天合的最大客戶(客戶X)在其辦事處進行訪談,但天合卻稱由于中國內地當時正進行反貪腐行動,作為大型國有企業的客戶X一般會拒絕任何第三方到訪其處所的要求,而UBS最終接納了這個解釋。

UBS及后同意在天合辦事處訪談客戶X。在訪談結束時,客戶X的代表拒絕出示其身份證及名片,并沖出會議室。他向UBS稱根據客戶X的內部程序,他本來不會同意接受訪談,而他出席訪談僅為了協助天合。

然而,UBS并無進行任何跟進查詢,以確認該名接受其訪談的人士是客戶X的代表,及他具有適當的權限及知識接受該訪談。

3.訪談問題模糊不清。

根據UBS獲提供的銷售文件,天合透過其附屬公司錦州惠發天合化學有限公司(錦州惠發天合)與其客戶進行業務。

在客戶訪談中,UBS向受訪者詢問了關于其公司與“天合集團”(而非錦州惠發天合)之間的業務往來問題。雖然有關受訪者亦被問及“貴公司主要與天合集團的哪個成員公司及業務部門聯系”,但在接受訪談的十名客戶當中,只有三名確認它們與錦州惠發天合曾有聯系。然而,UBS并沒有向其余客戶跟進它們是與“天合集團”中哪個成員公司有業務往來。

在天合宣稱的十大客戶當中,有一名曾接受UBS訪談的客戶向香港證監會表示,當其代表在訪談中回答有關該名客戶與“天合集團”進行交易的問題時,其代表所指的是與遼寧天合精細化工進行交易;而遼寧天合精細化工是一家由天合首席執行官的家族全資擁有的私人公司,但在關鍵時間不再是擬上市的天合集團的一部分。

由于天合首席執行官的家族所擁有的上市及非上市化工業務均稱為“天合”,故香港證監會認為,UBS在訪談客戶時純粹提述“天合集團”及/或沒有要求受訪者確切識別是哪個天合成員公司與其所屬組織進行交易的做法有不足之處。

此外,多家外資投行也同時被罰。因摩根士丹利在擔任天合化工集團有限公司(天合)在2014年的上市申請的其中一名聯席保薦人時,沒有履行其應盡的責任,香港證監會對摩根士丹利亞洲有限公司(摩根士丹利)作出譴責并處以罰款;因保薦人缺失,美銀美林遠東公司遭香港證監會譴責及罰款1.28億港元;渣打證券因保薦人缺失被香港證監會譴責及罰款5970萬港元。

手机号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