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網貸終結?三大轉型方向明確:小貸、助貸、導流 P2P網貸

發布時間:2019-01-23 00:52:56   來源:營銷    點擊:   
字號:

原標題:P2P網貸終結?三大轉型方向明確:小貸、助貸、導流

“分類監管、因類施策,對于堅持合規的頭部平臺及用戶而言,能夠引導、推動行業主流平臺有效防防控風險、規范健康發展、不斷走向繁榮有序的發展新階段,但執行層面存在一個問題,清退標準由各個地方定,各地標準不一

“堅持以機構退出為主要工作方向,除部分嚴格合規的在營機構外,其余機構能退盡退,應關盡關,”近日曝光的《關于做好網貸機構分類處置和風險防范工作的意見》(下稱“175號文”),定調P2P網貸的監管工作為退出或轉型。

在多位業內人士看來,文件背后的邏輯是加快備案進程,直接影響是加快出清。在前北京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秘書長郭大剛看來,175號文是一以貫之的原則,“一直都有此預期,分類處置2016年10月就有提出”。

市場一直在出清。融360大數據研究院顯示,網貸行業12月底的成交量較2018年6月的最高峰下降47%。全國網貸行業加權平均收益率已經連續4個月出現下降,且一度下降至一年半以來的低點。

多位頭部機構人士對《財經》記者表示,175號文對于頭部平臺某種程度上是利好。PPmoney網貸CEO胡新告訴《財經》記者,175號文對于行業而言,有震懾作用,也有積極鼓勵的意味。“接下來,納入正常機構范圍的網貸平臺將積極借助金融科技實力和風控、人才積淀,有望在互聯網小貸、助貸、引流等不同細分領域迎來配套政策,這本身也有助于行業發展。”

分類而治

175號文的一個核心內容,就是對P2P網貸機構按照風險狀況進行了具體分類。

具體分類包括已出險機構和未出險機構。以未出險機構而言,包括僵尸類機構、規模較小的機構、規模較大的機構。其中,在未出險、且規模較大機構中,又分為高風險機構和正常機構。

“分類監管、因類施策對于堅持合規的頭部平臺及用戶而言,即是‘定心丸’,能夠引導、推動行業主流平臺有效防防控風險、規范健康發展、不斷走向繁榮有序的發展新階段,”胡新告訴《財經》記者。

但目前在執行層面依然存在一個問題,上述業內人士向《財經》記者表示,175號文是一個全國性的指導文件,但清退標準由各個地方定,各地標準不一。

針對高風險機構,175號文要求在清退前,不允許金融機構為網貸平臺提供擔保增信。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法與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濤認為,之前的引入第三方擔保機構,保險信用違約險的模式可能走不通了。“雖然該規定只針對高風險在營機構,但今后第三方增信模式應該也會受到影響”。

在尹振濤看來,第三方擔保影響不大,仍是下一步P2P網貸增信的主流模式。但是網貸與保險機構合作的模式可能無法繼續了,這與之前銀保監會加強保險機構與互聯網金融合作的監管方向一致。

此外,175號文再次重申,“雙降”,即“存量業務規模不能增長”、“不得新增不合規業務”。該要求是在2017年8月,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下發的《關于落實清理整頓下一階段工作要求的通知》第一次予以正式明確的。

值得注意的是,文件還提到,“嚴格管控投資人數“,從2018年底開始,北京市市副市長殷勇在公開場合表示北京P2P平臺要開展“降余額、降人數、將店面。業內稱之為“三降”。據了解,伺候陸續有一些地方相繼跟進,多個平臺受到監管“三降”的口頭通知。

三條新出路

市場最關心的內容,莫過于175號文為“正常機構”,指出的三條“轉型出路”,即“積極引導部分機構轉型為網絡小貸公司、助貸機構或為持牌資產管理機構導流等”。

針對轉型網絡小貸,尹振濤告訴《財經》記者,“網絡小貸可不再是信息中介而是信用中介,這是官方第一次為P2P網貸轉型打開了信用中介的口子,這一條值得期待。”

他認為,那些合規的大型平臺,特別是股東和資金實力較強的平臺,可以在滿足網絡小貸申請資質的要求情況下,申請具有信用中介屬性的金融機構牌照,當然也會按照比P2P更嚴的監管標準展業。

但行業將加速洗牌出清是不爭的事實。

今年1月9日,浙江銀保監局發布的《關于加強互聯網助貸和聯合貸款風險防控監管提示函》提到 “不得接受無擔保資質的第三方機構提供增信及兜底承諾等變相增信服務”。

“P2P平臺想轉作助貸機構,也要找到有擔保資質的機構作增信,這又刷掉一撥,能開展助貸的P2P也不會有幾家,”一位綜合金融服務機構高管向《財經》記者表示。

“最終活下來的正常機構中資產能力有優勢的做助貸,資金募集有優勢的轉導流; 拿自有資金放款的做網絡小貸,”上述綜合金融服務機構高管表示。

但即便在三條出路里面,困局也依然存在。

對于給持牌資產管理機構導流,“流量從哪來?”一位平臺內人士表示,即便是規模較大的合規平臺,短時間內難以聚集流量。“大型金融機構基本自帶流量,不需要導流,”郭大剛表示。

對于給金融機構助貸,郭大剛認為,一直以來被置于灰色地帶的“助貸”,首次被提名中央級別的文件,對行業是一種利好,盡管助貸需要能力很強的機構。

但部分市場內人士認為,助貸是一種畫地為牢。“給誰助貸?”,在上述平臺內人士看來,城商行的屬地化管理,而大型網貸平臺基本都是做全國范圍內的業務,這限制了平臺開展助貸業務。和大型商業銀行合作“空間有限”。

手机号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