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交所發千份年報問詢函:上萬個問題凸顯六大審核重點 嚴查大股東掏空上市公司行為】 年報問詢函后大漲

發布時間:2019-06-17 01:31:33   來源:號外    點擊:   
字號:

原標題:深交所發千份年報問詢函:上萬個問題凸顯六大審核重點 嚴查大股東掏空上市公司行為

6月16日深交所公告上市公司2018年年報審核工作情況。截至目前,深交所共發出年報問詢函近千份,問詢問題累計超過1萬個,公開年報問詢函件440余份。

六大審核重點

深交所透露,在2018年年報審核工作中,重點關注以下問題:

第一,上市公司業績真實性。深交所將上市公司業績真實性作為審核的核心,綜合運用歷史縱向比較、行業橫向比較、“三大表”科目勾稽、財務信息與非財務信息交叉印證等手段,對財務信息進行全面深入分析。針對年報信息的異常情況,進行“刨根問底”的問詢;針對發現的違規線索,抽絲剝繭,持續跟進,給投資者還原一個真實、透明、合規的上市公司。

第二,資金占用、違規擔保等違法違規行為。2018年以來,一些上市公司大股東漠視規則,漠視投資者,“打上市公司主意”行為有所抬頭,且方式方法更具隱蔽性、復雜性。

以*ST康得為例,深交所在2017年半年報審核中,已關注到公司存在的存貸雙高情況,后續又發出年報問詢函、關注函等多份函件反復問詢,公司最終披露控股股東與銀行簽署的《現金管理合作協議》導致公司資金全額歸集至控股股東銀行賬戶的事實。

對于已經暴露的大股東掏空上市公司行為,深交所及時進行警示糾偏,督促公司全面核查資金占用的形成原因及其影響。堅持“發現一起、處理一起”,及時采取關注問詢、紀律處分、提請立案等監管“組合拳”,予以嚴厲打擊。對于存貸雙高、突增大額預付賬款、公允性存疑的關聯交易等情形,深交所將持續高度關注,對可能的違法違規線索深挖到底。

第三,公司治理情況。深交所以年報審核為契機,切實推動新修訂的《上市公司治理準則》落地執行,對上市公司治理情況進行全面摸底,重點包括分紅派息方案的合規性、公司內部控制的有效性、三會運作、董監高履職、上市公司獨立性、關聯交易、同業競爭等制度建設及執行情況。

第四,并購整合和業績承諾履行情況。近年來,深市上市公司借助并購重組提質增效,深交所也密切關注公司在重組后能否有效整合、產生協同效應。首先,關注整合效果,如是否能夠有效參與標的資產三會運作和公司治理,標的資產是否存在“失控”風險。其次,強化重組標的業績承諾履行監管,對業績精準達標、補償期滿后業績大幅下滑等情形進行重點問詢。第三,緊盯商譽減值,督促公司嚴格按照《會計監管風險提示第8號——商譽減值》的規定披露減值測試信息。如針對計提大額商譽減值準備事項,要求說明減值測試過程中參數選擇的合理性、是否與上期存在較大差異、計提減值準備的具體計算過程及準確性等。

第五,信息披露情況。一方面,關注業績預告、業績快報與年報披露的業績是否存在重大偏離。如某制造業公司年報披露的經審計凈利潤較業績預告減少25億元,深交所對出現嚴重偏差的原因、是否涉及會計核算不準確、是否存在需追溯調整以前年度財務數據的情況進行問詢。另一方面,關注公司年報披露內容的齊備性,是否符合披露規則的要求。如某影視行業公司互聯網電視業務、廣告業務、網絡付費業務等收入大幅下滑超過30%,督促該公司根據年報編制相關規定補充披露數據發生較大變動的原因。此外,是否存在關聯交易、訴訟、擔保、政府補助等事項以定期報告代替臨時報告披露義務的情況,也是重點關注點。

第六,中介機構執業質量。在公開的440余份年報問詢函共計近5,000個問題中,有1,300多個問題明確要求年審會計師、評估師、獨立財務顧問等中介機構發表核查意見。對年報審核中關注到的審計、評估機構執業質量存疑的情形,已上報50余條監管線索。

此外,深交所還特別關注審計意見類別的適當性問題,尤其針對部分因審計范圍受限被出具保留意見的上市公司,要求年審會計師進一步說明是否存在以保留意見代替其他審計意見的情形。

監管工具箱

對于如何做好上市公司2018年年報審核工作,深交所表示,主要做出四點針對性的安排。

以風險排查為堅實支撐。堅持管少管精才能管好的原則,從風險公司和風險事項兩個維度進行摸排,聚焦重點公司和重點問題,區分情況、突出重點、精準監管。提高監管針對性,借助分類監管評價系統,基于公司治理、規范運作、營運能力、盈利能力和償債能力等維度的40余項指標,對公司整體風險進行排查分類。提升監管前瞻性,結合業績預告情況對上市公司計提大額商譽減值、業績變臉等高風險事項進行專項梳理

以分類監管為基本方法。通過開展監管培訓、約談、發出關注函等方式,重點提醒高風險公司認真做好年報編制及披露工作。優化完善差異化審核模式,對部分業績穩定、運作規范、信息披露質量較好的公司年報豁免審核,對高風險公司實施“雙重審核+行業組加審”的審核模式,并建立會計、重組、公司治理等專業領域的專家復核機制,嚴把審核質量關。

以監管合力為重要基礎。完善非現場監管與現場檢查的“全鏈條”監管機制,根據公司監管部門非現場監管發現的違規線索,合規檢查部牽頭或配合相關證監局開展現場檢查,補齊監管短板,形成監管閉環。強化監管協作,及時上報重大突發事件,聯合相關證監局采取監管措施。如在處理違規資金占用工作中,交易所監管問詢函和證監局約談等措施“多管齊下”,協同督促大股東盡快歸還資金,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

以科技監管為有效手段。不斷完善年報審核輔助系統,有效分解年報審核步驟和關注重點,并實現審核過程全面留痕,提升審核的規范性、有效性。推廣應用“企業畫像”智能監管輔助系統,綜合運用行業對比、關聯分析、文本挖掘等技術,實現信息的交叉驗證、交叉比對,挖掘年報信息異常點,提升線索發現、分析、研判和預警能力。

21世紀經濟報道 譚楚丹(封面及內文圖來源于攝圖網)

手机号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