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成長過程中的三位引路人】比特幣

發布時間:2019-06-17 01:32:42   來源:號外    點擊:   
字號:

原標題:比特幣成長過程中的三位引路人

機會遍地都是、隨時都有,但有沒有相應的認知去把握,再好的機會都等于0

“要是我 8 年前就知道比特幣該多好?哪怕 5 年前、3 年前也行......”

上面這個念頭也許大部分剛接觸區塊鏈的人都有過,而且肯定還不止一次。乍一看沒什么毛病,但真正的過來人估計會潑你一盆冷水:“就算讓你 8 年前知道比特幣又如何?當時的人,不罵比特幣是騙局就不錯了,再退一萬步吧,當年低價收了一堆,大部分人也是漲一點就賣光了、私鑰丟了、全換成披薩吃掉了、被黑客盜了,或者數年后壓根就沒記得自己買過這東西的也有大把人在......最后一直拿到現在的人能有幾個?”

其實,也許只有真正經歷過的人才懂:“機會遍地都是、隨時都有,但有沒有相應的認知去把握,再好的機會都等于0”。就像現在仍然處于發展早期的區塊鏈一樣,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這或許是不比幾年前的比特幣更差的機會,也是未來的趨勢,但卻沒有多少人真正去搞懂區塊鏈背后的概念和原理。

很多人說,大道理我全懂,要學習我也知道,可問題是買了一堆書,報了一堆課,真的什么都沒看懂、沒學懂!因為就算你很有想法,區塊鏈的深奧難懂也是公認的,這么一道認知高門檻立在那里,讓多少慕名而來的“英雄豪杰”打道回府?

本文將提到的三位引路人分別是誰,有哪些精彩的故事。

在比特幣一步一步做大做強的過程中,有三個起到關鍵作用的人物:

比特幣第一筆轉賬的接收者——哈爾·芬妮;

比特幣的前首席開發者——加文·安德烈森;

硅谷企業家——文塞斯·卡薩雷斯。

1.比特幣的第一位貴人:哈爾·芬妮

在比特幣誕生之前,密碼朋克們就曾創造過數十種數字貨幣,但密碼朋克們創造的所有數字貨幣最后都以失敗告終。所以,當中本聰發布比特幣白皮書之后,大家對中本聰冷嘲熱諷,根本不相信比特幣能成功,只要少部分人對比特幣表示了興趣,這些人當中就包括哈爾·芬妮。

2009 年 1 月 9 日,比特幣的第一版的客戶端發布之后,哈爾馬上下載下來,但還沒等哈爾好好體驗下這個軟件是怎么操作的,它就宕掉了。

還有一次,為了測試比特幣的交易功能,中本聰給哈爾·芬妮發送了 10 個比特幣,這就是比特幣歷史上第一次轉賬。

但命運給哈爾·芬尼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2009 年 8 月,他被確診患了和霍金一樣的“漸凍癥”,四肢肌肉逐漸萎縮、麻木,到最后全身癱瘓。然而,他對比特幣的熱愛并沒有因為病情的惡化有絲毫的減弱,即便到最后,僅有眼球可轉動的哈爾·芬尼仍然通過眼球追蹤器,一行又一行地打出比特幣的代碼。

2.比特幣的第二位貴人:加文·安德烈森

48c8b2bc7bd81f314456.jpg" width="504" height="360" />

大家稱加文·安德烈森為比特幣的養父,把中本聰稱為比特幣的生父。

2011 年,加文·安德烈森在比特幣論壇上發了篇帖子,說他要去給 CIA 做個講座,科普一下什么是比特幣。

如果你經常看美國大片,CIA 應該聽起來挺耳熟的,CIA 是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即美國中央情報局的縮寫。它與前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克格勃)、英國軍情六處和以色列摩薩德,并稱為“世界四大情報機構”。

加文·安德烈森自己猜測中本聰之所以選擇這么快就隱退,可能是因為自己接受了 CIA 的邀請把他嚇跑了。

3、比特幣的第三位貴人:文塞斯·卡薩雷斯

文塞斯·卡薩雷斯第一次聽說比特幣是因為一個朋友跟他說用比特幣可以更快、更安全地往阿根廷匯錢。

在大概了解了比特幣以后,文塞斯·卡薩雷斯對比特幣的安全性有點半信半疑,便花了10萬美元,請了兩個黑客讓他們全力破解比特幣的代碼,試試看能不能偽造出比特幣或者把別人錢包里的錢拿出來用。

黑客研究了很長一段時間,最后兩手一攤,表示比特幣的代碼堅不可摧,不可能攻破。直到這時,文塞斯·卡薩雷斯才相信他朋友的那句話,比特幣可以更快、更安全地往阿根廷匯錢。他在此之后也開始大力推動比特幣的科普和推廣。

今天,越來越多的人了解和接受比特幣,離不開三位引路人所做的貢獻,真誠感謝他們。

來源:鏈向財經

手机号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