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云終能風清揚,地產卻無逍遙子] 逍遙子和風清揚

發布時間:2019-09-12 13:37:15   來源:清流    點擊:   
字號:

原標題:馬云終能風清揚,地產卻無逍遙子

馬云正式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集團 CEO 張勇(逍遙子)接棒。

這場看似風輕云淡并且很順利的交接計劃,已經深思熟慮了十年之久。

早在10年前,阿里巴巴就獨創合伙人機制,用來解決有一定規模公司的創新力、領導人、未來擔當力和文化傳承問題,而馬云的“卸任”無疑是這個制度的成功。

要知道這不僅僅需要想法,還需要模式的創新,雖然已經改革開放了幾十年,但在企業傳承上,大部分企業依舊多偏向于“子承父業”。所以在企業傳承上,阿里無疑做了一個最好的示例。

01

傳承困局

論及企業傳承,不得不承認自古以來,不論國內外,不論是否是家族企業,青黃不接始終是大企業想持續發展時令人頭痛的難題。

據《哈佛商業評論》的數據載明:“大多數公司都沒有準備好能取代現任CEO的候選人,但每年大約有10%到15%的公司都面臨不得不任命新CEO的問題”。

更令人失望的現實是:

“據估算,多達40%的新CEO在上任前18個月都不能達到預期業績”。

而背后的原因錯綜復雜,或許是因為新CEO臨時接棒,尚未適應企業運營的節奏;

或許是新CEO與企業文化的融合度存在差距;

或許是新CEO的能力的確不如前任……

而每一件,都會讓企業錯失良機或不復當年盛況。

別的不說,就看庫克接棒喬布斯之后,所需要面臨的來自全世界的矚目和資本市場的虎視眈眈,蘋果股價迅速下跌,他身上該背負了多大的壓力。

而百度史上最年輕的副總裁李明遠,曾一度被視為最具潛力的接班人(坊間流傳為“百度太子”),在前年也因涉嫌商務賄賂而引咎辭職。

雖然有的家族企業,會選擇將權杖交棒給自己的后代,但也并不意味著就更安全、更保險、更值得放心,亦有重重思慮需要考量。

就連曾經在政商兩界游刃有余的亞洲首富-李嘉誠在退休前,亦是嘔心瀝血通過轉移財產至穩定的行業,并精心為下一代定制簡單易操作的發展路徑等方式,讓二代接棒變得更容易,風險更小。

但在交接權力棒這件事上,阿里相較于其他企業而言顯然走得更順暢。

02

地產沒有逍遙子

自古功成者并不少,但真正身退者卻暗藏大智慧(601519,股吧)。

很可惜,在互聯網領域這種傳承模式有了成功的案例,但在地產領域卻是個未知數。

雖然這些年,我們的商人群體普遍熱衷于”功成身退“而非”子嗣接替。

但就目前一些房企的進展而言,并不樂觀。

大部分房企一邊遵循現代化企業管理,骨子里卻擺不脫家族企業的基因,隨著房企一代逐漸年老,越來越多的房企二代開始“子承父業”,但地產二代在接棒這條路上卻走得格外艱辛。

目前,嶄露頭角的幾乎只有一個碧桂園。

2018年12月,碧桂園創始人楊國強的女兒楊惠妍從公司董事會副主席調任為聯席主席。

這在很大程度上說明了一點,即家族企業的接班工作正式在明面上展開。

但要知道,在此之前,楊惠妍已經在碧桂園歷練多時。

2005年她開始在碧桂園做采購部經理。當時,楊國強將其持有的碧桂園股權悉數轉給楊惠妍。

2007年,碧桂園的招股書中,楊國強披露,“將股權轉讓給女兒楊惠妍,是希望訓練她成為碧桂園繼承人。”

這個“準接班人”先后任職過碧桂園執行董事和副主席。

開始接棒后,這幾年碧桂園良好的營收,和在世界500強榜單上突飛猛進的名次,算是不錯的成功典范。

但不完美的,要數前段時間被大家唾罵的新城控股(601155,股吧)。

新城控股的鬧劇中,董事長王振華被拘,王振華之子王曉松火線上任,面臨公司內外雙重壓力。

內部因“黑天鵝”事件容易引發帶來人事動蕩,外部市場股價震動、牽一發而動全身,局面被動。

新城控股如何安然度過波蕩的一年,全看新官上任如何調度,但無論好壞與否,民心已失,多年苦心經營的正面形象也毀于一旦。

當然也有明確表示會任用職業經理人的房企-萬達。

萬達在房企還占其主要業務時,王健林就曾公開表示將任用職業經理人,而這些年萬達也一直在不斷摸索這條路。

以至于有娛樂圈紀檢委稱號的思聰公子的“投資人”身份似乎比萬達二字更符合他的人設。

雖說萬達是目前為數不多正經思考一種“

新”傳承方式的房企,但實際上,從去年萬達的年報,我們不難發現,目前的萬達已經不能稱之為房企。

畢竟去年在其年報中,已經顯示其房產占比所有業務營收其實是很小,與之相比,其文化領域的營收卻要大很多,因此未來可能也并不能用一個房企來表述萬達。

而已經轉型的萬達,卻還在接班人這條路上苦苦摸索,并未明確披露他的“逍遙子”,更何談其他企業。

03

為何地產傳承這樣難?

房企接棒總顯得很擰巴,這與地產這些年的發展不無關系。

看地產這幾十年里的風云變幻,早年憑借一點原始資本迅速做大的企業和企業家,都是過江之鯽里的佼佼者,很多功夫日復一日的打磨,而非商學院能培養的。

真功夫是教不出來的,況且習得這些功力的途徑,絕非沃頓商學院的教科書可得,也不是國內幾個“普通”的商學院就能搞定。

而是在數十年與天斗、與地斗、與人斗其樂無窮的傷痛中,所凝結下來的肌肉記憶。楊惠妍能穩住大局可是十幾歲就參加董事會旁聽,有幾十年如一日的苦功夫和定力,是個悟性極高的狠人。

而真正寶貴的“心法”很難通過言傳身教傳遞,只有親身涉險才能知其深淺,而目前穩定的樓市也不具備這種歷練的大環境。

當然,這些綜合因素也就造成了地產二代接棒的困難。

見微知著,管中窺豹,看這些房企二代,在接棒事情上的坎坷,便知道,地產行業真的還不夠完善。

可以說地產還處于成長階段,很多人說地產已老,其實小笙是不太同意這個觀點的,如今的地產也就剛剛三十而立,開始走向成熟穩重而已,房企乃至這個行業顯然還有很長的路可以走。

來源:諸葛找房微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手机号规律